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贵州凯里市试管婴儿哪个医院最好_贵州凯里市试管婴儿医院有哪些_365助孕

港“试管婴之父”:爱滋患者可孕安全婴

时间:2019-07-01 00:16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图:香港首名引入IVF医疗技术的香港试管婴之父梁家康医生,帮助不育及爱滋病患者孕育新生命 新一年迎接新生命是不少夫妇的新年愿望,不过,当今社会中,精子遇上卵子成功孕育生

  图:香港首名引入IVF医疗技术的“香港试管婴之父”梁家康医生,帮助不育及爱滋病患者孕育新生命

  新一年迎接新生命是不少夫妇的新年愿望,不过,当今社会中,精子遇上卵子成功孕育生命的自然概率每况愈下,香港平均每六对夫妇,便有一对不育,人工受孕妇八年来上升了近七成。32年前将新兴医学技术“体外受精技术”(IVF)引入香港的“香港试管婴之父”梁家康医生指出,IVF的需求殷切,它不但给不育夫妇带来福音,而且可以帮助罹患爱滋病的夫妇诞下健康婴儿,为不幸的人生带来生存动力。不过,香港目前的过时法律制度及医疗资源投放不足,限制了生殖科技开发及市场拓展。

  现代社会不育问题日趋严重,根据香港人类生殖科技管理局的数据,2009年接受“丈夫精子人工授精”(Artificial Insemination by husband , AIH)及接受“其他生殖科技治疗”合共4693人,到2016年增至9058人,升幅达93%,2017年稍为回落至7886人,惟对比2009年的数字,增幅仍有68%。

  梁家康早年在加拿大修读高风险妇产科,1979年回港挂牌,接触很多不育夫妇想育有自己的孩子,但当时香港的生殖技术未达国际水平,於是他到外国视察、学习,1985年与养和医院合作设立了第一间人工受孕中心,1986年,在梁医生“操刀”下,首名香港试管婴儿成功诞生,今年已是32岁了。

  IVF的辅助生殖技术还可为爱滋病夫妇圆孩子梦。他指帮首名爱滋病患的母亲进行人工受孕,已是十多年前的事,成功诞下健康婴儿的一刻,该名爱滋病妇流露的那份重燃希望的喜悦,至今仍烙印在他的脑海,“同爱滋病患孕妇接生,其实与肺结核病人或其他传染性病患者做手术一样,医生同班护士做好保护措施,所有医疗用品用完即刻销毁,无乜唔同。”

  爱滋病是不治之症,病患者孕育下一代又会否惹来道德争议?他指出,近十年的爱滋病医疗技术已能有效控制爱滋病毒,爱滋病不再是绝症,患者生命不再倒数,近8成患者能过正常人生活,他辅助爱滋病夫妇生育的个案,都是病情受控制的转介个案,他们与普通夫妇无异,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不可能通过性行为生育下一代。

  他说,感染爱滋病毒的男士要有下一代,较为“棘手”,先要将精子送往专业实验室进行清洗。他忆述辅助第一名爱滋病爸爸,要将他的精子送到美国波士顿清洗走病毒,再运回港进行人工受孕,手续繁複,医疗费不菲。时至今日,香港邻近的泰国已设有专业洗精子实验室,降低手术费,他至今已为六个爱滋病个案进行人工受孕,让抱憾无光的人生,谱上新生命。

  虽然辅助生育需求大,但香港过时的法律条文却窒碍治疗。他指出,根据香港2007年修订《人类生殖科技条例》,接受人工受孕者,必须符合存在夫妻关係及患不育的条件,他认为这条法例不合时宜,现今港人同居普遍,未婚不育情侣欲做人工受孕,却受法律限制:“嚟我呢度睇症,平均每年有8至10个个案,为咗做试管婴儿,即刻登记结婚,亦有不育情侣会再考虑吓,係咪要为做试管婴而去求一纸婚书?”

  除了批评监管生殖科技治疗的法律过时,他亦慨叹香港社会思想保守,现今仍存有“做试管婴儿不正常”的守旧观念。政府不把不育列为病症,提供与不育症相关的医疗资源有限,窒础香港的辅助生殖治疗普及。根据医管局资料,现时辖下的两间教学医院玛丽医院、威尔斯亲王医院,及广华医院提供辅助生殖手术及夫精人工受孕服务,公营服务轮候时间5至18个月,而教学医院的私家症轮候约两个月,每年三间医院人工受孕个案合共1400宗,但香港生殖医学会指本港约有7万多名妇女受不孕问题影响。

  艺人容祖儿、锺欣潼及李嘉欣曾公开承认“雪卵”,内地亦兴起80后90后年轻女性“雪卵”热潮,携程集团甚至将“雪卵”作为提供给员工的一项特殊福利。

  “雪卵”,指的是利用冷冻卵子技术暂时储起卵子。最初这项技术只用於因患病需要延后生育的女性,让她们可以延后到病患痊愈后再人工受孕。近年不少迟婚女性亦利用此技术,以保留一个将来怀孕生育的机会。解冻后的卵子,存活率高达八至九成,成功製造胚胎的机会亦有六至七成,效果与用新鲜卵子即时进行人工受孕相若。

  梁家康医生说,港人往往因居住环境、经济环境等问题迟婚,而错过生育黄金期。“雪卵”是保藏健康卵子,留待日后生育的理想方法。由於香港限定“雪卵”的期限不能超过十年,故不宜太早“雪卵”,女姓“雪卵”的理想岁数是31岁至35岁,而男性雪藏精子的理想岁数是40至45岁。

  前一阵子,内地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宣称编辑基因植入母体,培育出了“对爱滋病毒有免疫力”的孖婴,引起物议纷纷,被批有违医学伦理,甚至有国际医学期刊抨为“医学流氓”。梁家康医生当年将新兴医疗技术IVF引入香港,诞下首名香港试管婴儿时,也曾受到宗教界及部分医学界的批评,传媒也褒贬不一。

  “香港医学界有质疑,天主教派人士直头话唔应该做试管婴,我受到相当压力。不过,依家睇返转头,我係做啱咗”,他说。

  他认为自己当年引入IVF与贺建奎的基因编辑爱滋免疫婴,两者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事。最大分别是实证,他说,贺声称培育出能对爱滋病毒免疫的基因是不能实证的,“点去证实呢对孖婴对爱滋病毒有免疫力?无可能将爱滋病毒注入佢哋体内测试,唔通等佢哋长大后滥交?就算咁都未必接触到爱滋病毒。”

  梁家康医生为自己把IVF技术引入香港而自豪,称已为近10万对本地、内地及海外不育夫妇进行人工受孕,实践了他们让自己的婴儿呱呱落地的奢望。

  “只係小部分试管婴早产啲、出世体重轻啲,大致上同正常婴儿一样。所以试管婴儿嘅顾虑,已得到证实係无问题。”他说,至今全球有800万名试管婴儿诞生,没有衍生人类学、生殖学等相关医疗及道德问题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